绝对希望_

阿居,喜欢瞳。

占tag很抱歉 大概是100fo和快200fo的庆贺点梗
以下两辆车,评论回复,前二位的点梗我会开车写完的……!

因为我是垃圾车手只对自己目前把握的梗有想法所以不能依靠你们的民意很抱歉,呜呜呜请在下面我可悲的脑洞里选两条督促我赶紧填坑吧!!

A.双性转狛日哺乳play
B.伪神父真魔王狛枝享用教徒日向君的过程
C.猫咪日向被饲养主狛枝发现偷偷出去找母猫吃醋的惩罚
D.狛日双性转同居浴室play
E.二章日向去送食过程中误食了春药在狛枝面前发情
F.小孩子创,好文明。

↑以上选两辆车,我绝对会开啦!
cp的话仅限狛日!

一个星期了啊。不…两个星期,我终于可以上老福特了

[狛日/苗日]究竟是养狗还是养猫好啊!

*未来机关同事背景
*狗枝→日向←喵木(???
*废话预警 万圣节贺文(。)





日向创最近陷入了一个烦恼漩涡。

问题表面上看起来是道十分的简单的选择题,但是事实上来说是刁钻到不得了的千古绝问。

“养狗还是养猫呢?”

日向创前期的偏袒在猫咪那边的,娇小的猫咪脑袋轻贴他的手背就足以让他大叫一声“是毛茸茸啊!”光速且轻而易举的搂进怀里抱紧,边呜咽着边七窍流血的安详抱猫死去。

尤其是邻居苗木诚家中养着的一只浅褐色小型猫咪,毛发一眼瞥过去就是十分柔软的光泽。每次日向创都只能趁着主人不在的空闲时候上去小心翼翼的折着猫咪的三角耳朵,一边反倒学猫咪一样发出呼噜呼噜的舒服喘息,一边回头查看苗木诚什么时候突然杀回来指认他的前辈日向创明明一脸对动物过敏的样子却在好好的撸他家的猫,这样子的话日向创也不知道如何把自己心中变态的羞耻想法一齐说出来了。

但是…最近稍稍有点在意犬类,大型犬威风凛凛的立在外面让花色毛发飞扬在风中摸起来也甚是柔软。最重要的是当那条粗壮的大尾巴边摇着边扫过他手臂的时候,日向创再度在狗狗亮晶晶且可怜巴巴的眼神中举双手投降。

这个想法降临的时间到目前来看十分之短,但是居然奇迹般的能在一分钟内膨胀充进了日向创的心脏。想要把犬类举起来抱住的动机是——某日午后日向创蹒跚着要不要出门去未来机关冒着大太阳执行任务时,楼梯道恰巧出现了一只大型犬类。一贯和小型猫咪相处惯了的日向创只是连连后退几下诧异公寓里还有人饲养这么一只大型萨摩。

白毛狗狗的皮毛数根清晰可见,边缘也被金光滚了一层边,整个高大身躯四爪站立在灰砖上伸着粉舌哈哧哈哧的望向楼上日向创的方向。

——搞什么鬼…怎么一直在盯着我啊。

日向创迟疑了半会还是挽着白色织布袋缓缓下楼了,虽然第一次面对巨型犬类的恐惧没有消减半分,但是为了工作起见和以防那位酷爱冷嘲热讽的同事再次对自己展示嘴炮能力只好硬着头皮抬起脚来。

他的身躯明显往后倾了倾。——会不会突然扑上来咬住脖子啊…。多余的担心和顾忌又使得他步步难行,只好一下一下的用琥珀色眸子盯着那对闪烁发亮的灰蓝色双眼,尽量放轻声音的逐渐完成下楼旅程。

那位萨摩犬看起来倒是没有一点攻击性的无害模样,直到日向创慢慢向他靠近,让人看清了毛发尾端还有漂亮樱色唏嘘感叹的时候也没有一点动静。最明显的就是……

日向创开始与它偏离轨道的时候萨摩犬的头颅仿佛被那头丝线有节奏的牵住一般,眼睛紧紧追随日向创的身躯脑袋也毫无知觉的随着背影一点一点的歪头过去大胆瞅看,无碍它的漂亮毛发因为动作方位转换挡住了好看的眼睛,在视线中日向创的身影还未脱离的时候萨摩犬都乖乖的蹲在原地追踪着对方的模样。

“…不可以再回头了、会耽误时间的…”

心心念念着猫类的日向创硬着头皮快步下楼离去,一边不断的提醒自己作为一位爱猫人士的尊严一边又忍不住回头看看那双晶晶亮的眼睛。此情此景像是出轨现场一般让他感到可耻,只能悲悯的发出一声呜咽拜倒在心中巨大显眼的“No”之中——

——犬类也…

啊……!!!




把头部藏在双臂圈出的黑影里,日向创再一次挨在冰冷的办公桌上郁闷的想着这件小事。知道内情的苗木诚只好哈哈干笑几声偏身靠在前辈旁边,炙热肉躯两两贴合一副亲密无比的样子开始了转移话题的行动。

“嗯…、街角最新开的一间烤肉铺,周末想和前辈一起去吃一…”

类似于哀求的话说到一半,一个不请自来的家伙就自顾自的靠近打断了。膨起的发丝已有几缕张扬的戳弄着日向手背的肌肤,日向创郁闷的侧头咕哝着去看是谁——果然是狛枝那个臭屁虫没有错。

狛枝凪斗作出在大说一通之前一贯会做出的抬手抵在左脑门的动作,如果忽视掉站在一边尤其矮小渺茫的苗木的话目前还算可以看出他只是单纯的开始聊天,只怕苗木诚的眉头已经皱着不成样子…狛枝凪斗还一脸不情不愿的为所谓平庸低能的日向君解释烤肉的坏处,活脱脱摆在那里就是一个折磨二人的反派角色。

“…虽然我这种不可回收垃圾也很喜欢吃烤肉、但是类似于日向君这样子的凡人还是乖乖的在家吃白米饭吧?哈啊——要我用最近因为可笑的幸运得到的彩票奖励来请你吃一顿健康美味的日式料理也可以,不过苗木君这样子的人物,果然还是多多陪着其他散发着希望光芒的同事一并用餐吧——奉劝一句,日向君不值得喔~”

被重重的自言自语不断贬低,这边的日向创心情已是再次差到极点变成一团乱线纠缠绕弯,耗光了所有充裕的耐心来参透了狛枝话里拐弯抹角的邀请意味之后日向创突然的一下撇过头去连忙收拾桌面上的办公用品,嘴里念念叨叨的对那头两个人十分不温柔的无视掉。

“猫咪、狗狗、呃呜啊…”



屈服在狛枝凪斗的连连嘴炮追击之下,日向创无可奈何任由自己全身毫不乐意的跟着前面那个人木然行走,小指有气无力的勾住背包带端一副失魂落魄的惨样。

“日向君该不会还在想着离开前苗木君失望的样子吧?哼哼…不可否认、的确很像家养的小奶猫一样诱人——果然是我这种脚底垃圾与预备学科共坐一桌也及不上希望的影子吗?——哈啊、真令人伤心…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又开始了。…日向创长吁一口浊气飘洒消失在夏日闷热氧气之中,呆呆傻傻的像个金鱼吐泡一样“啵”的一下张开嘴连带水声卡在喉咙中咕噜噜无意识的回话。

“拜托…”

当日向创准备飘转出那句「与你完全不相干」的伤人话时,却在错愕之间瞥见了对方湿润双眼。虽然眼角上挑显得十分欠揍,但是眼神中流露着亮晶晶的姿态实在是…有种大型萨摩耶的错觉。

害得日向创连忙把后半句硬生生憋了回去,「咕唔」了一下吞咽唾液权当润滑口腔。别扭的挪开视线转战餐桌上的三文鱼芒果寿司,在满口的果香爽滑里呆呆回应。

“…总之是你不知道的困惑……!”

狛枝凪斗这次反倒毫不追究的垂下头伸勺去拨拉面,把上面的蟹棒捞起来后送进嘴里小口小口的吞咽着。各怀鬼胎的气氛在二人之间如同定时炸弹一样迅速蔓延,日向创只好干咳几声好意的以推荐三文鱼寿司的名义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自己的事情。

“我和你讲啊、猫咪也不一定喜欢吃鱼…隔壁的邻居,苗木家养的小猫就不是很接受我亲自下厨的糖醋鱼投喂…”

话罢对方闭上双眸失落的摇摇头,这幅画面也映入在狛枝脑内,稍加分析怎么看都是一个失去宠爱的小屁孩形象。

“说不定是因为预备学科的厨艺不当,所以苗…苗木君家养的猫不会接受平淡无奇的食物。”

——“不要一味的否认我啦你这家伙!!!也有可能是猫不喜欢吃甜…好吧、吃不准的确是我技巧不娴熟的问题……不过每当去看望它的时候总是往我怀里钻——小小一只的猫咪!!!猫咪诶!!”日向创环起双臂在胸口前圈成了个圆,满脸兴奋已经被眉飞色舞出卖心情。“总感觉超级可爱的…所有的加班疲劳总能一下子被治愈掉了…所以拿到工资后,把攒够的余粮买个猫咪…!!!”

——买个猫咪?狛枝凪斗吃面的动作一滞,随后很快的因为对视捕获到了日向创眸中的决心。

“…预备学科话还真是多,在下一句源源不断的废话蹦出时先考虑一下提前回家吧,不如早些去问候苗木君如何?把时间耗费在我这种废物点心上真是太让人发指了,反正我要早点回家了。”

“再见。”

语毕人影便立即消失殆尽,速度极快到让日向创不敢相信这家伙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极端而粗暴。选择离开的方式反倒是让日向创一脸莫名其妙,只好匆匆忙忙结账追上他的路线。



心情超郁闷。

日向创戳弄着便当里的花椰菜,直到银白色的勺子把叶绿色的表面弄得支离破碎后又被焉焉的当事人拨开冷落在便当铁盒的边缘。现在他单手撑着脸在职工餐厅里发呆的样子,在苗木诚眼里活像昨晚前辈和狛枝吃的晚饭被欺负或者…告白失败什么的。

一脸阴沉的日向创缓缓转动了一下身子,叹着气倒在桌面上盯着手指甲的月牙。因为之前的猫狗绝问而困倒的他,现在又要遭受狛枝凪斗冷暴力的折磨。连今天早上特意在人办公桌面前兜转了一圈也毫无理会的狛枝凪斗,一言不发的看着荧光屏幕,完全丢失了昨日晚饭之前滔滔不绝的信心。

…这算什么啊!虽然让这家伙闭嘴是件大好事,但是从某个方面上来说让日向创很是焦虑。在深思熟虑过哪里发言不当之后,日向创嘀嘀咕咕的收走了看手指甲的视线——思绪很快的转移到了养猫的事情上,困惑夹杂纠结再一次化作新的烦恼冗杂他的大脑,在闭眼冥想之间就被突如其来的冰凉触感大吓一跳。

“噫!????”

发出了极为尖锐的叫声后日向创颇有几分不好意思,整个人敏感的反条件伸直了腰僵硬坐起。苗木诚意识到做法错误后立马把身为罪魁祸首的食指撤离,怀着满脸惭愧的逐渐逼近日向前辈哼哼哈哈的解释。

“抱歉……!!!!我以为前辈在职工餐厅累到睡着了…所以就擅自戳了一下面颊,没想到这个唤醒方式对前辈冲击力那么大——不过说起来,日向前辈的皮肤触感很有弹性呢……啊哈哈……”

年轻后辈的调侃倒是让日向创心情有所缓解,在调整姿势后更亲切的靠近在苗木身边,日向创放松了躯体叽里咕噜的观察了一下对方——发现是位不错的倾诉对象。

加上此时此刻苗木诚面颊微红的神情,反倒是让日向创觉得这个后辈一定会保守秘密亦或是安慰自己。就算没有给出很好的选择建议,但事实上日向创也只是单纯的想和苗木诚埋怨而已。

“我没有睡觉啦…只是在郁闷狛枝的事情…还有养宠物的事…”

飘忽忽的对方眯着眼可爱的抖动了一下呆毛,这之后又微微沉下头去几乎要蹭到苗木的面颊。前辈这个动作已经充分表达出了心情如何的糟糕透顶,除去后半句可以接受的话——不知为何,关于狛枝前辈的那一部分倒是让自己醋意大发。

“前辈可以不用理狛枝前辈的调侃的……他性格就是这样子嘛…哈哈哈、养宠物的事情很好…欸!!!!日向前辈!!!”

糟糕!!!

在苗木诚谈论到宠物那方面时候日向创猛然醒悟对方便是自己一直偷偷撸的那只猫主人,条件性功起腰一阵震动收缩后日向创匆匆忙忙收拾餐盒,在礼貌的一声“拜拜!!!”后极速跑走,抛下苗木不知如何是好。

但愿苗木会因为这个举动暂时性忘记宠物的事情。不想被丢脸的揭露大男子汉喜欢猫咪的行为,日向创嘀嘀咕咕的走向回家楼梯的转弯。





“狛枝君也要照顾一下日向前辈的心情啊…”

在上楼梯时听到自己名字的日向创浑身一抖,接着迟疑的望向楼上的场景。声音的主人和看见的画面一齐对上的时候,日向创惊觉是苗木和狛枝在三楼窗前交谈。

“苗木君听了日向君的废话吗?啊哈…谴责我已经受到了喔,至于我这种人渣为什么会生气——原因就是苗木君已经完整的通过了日向君顺毛的两个月考验。”

???顺、顺毛……

日向创差点从口中泄出高声斥责,但介于现在他还是偷听者后只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憋着话头乖乖偷听。狛枝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啊,关于苗木会不会生气这方面——可怜的日向创还是继续斟酌着他们接下来奇怪的对话。

——“……!!狛枝君的意思是,日向前辈决定要养猫了?”
“…说不定还是充满希望的苗木君。”

——“有那么高兴吗苗木君…你现在满脸都写着雀跃啊。”
“不、不是的……日向前辈和我说过,他还在纠结养什么宠物…狛枝君也有可能的吧、犬型不是也被日向前辈见到过吗……?”

——“欸……?!…比起这个,日向君好像正在上楼梯…我闻到预备学科的味道了。……”

像是蒙受奇耻大辱的日向创在得知一切后仍然处在窒息状态,无法接受自己手下一直逗弄的柔软猫咪是苗木诚的事实后愈加努力搜刮关于狛枝犬的事件。怎料暗哑声线突然杀出,让百思不得其解的日向创抓住背包带整个人脸色发青,在冷汗冒出时只好幽幽迈步,将就就计的上楼。

“…预备学科一直在做肮脏的偷听行为吗。”狛枝凪斗转动眼珠盯着他上楼的行为,一旁慌张的苗木诚而是选择切换了人畜无害的猫咪形象。早就得知一切的日向创“这个那个……”的咬着下唇,正低头乖顺的被狛枝凪斗凌厉的眼神审问着。

“喵喵喵???”

日向创听见不解的喵叫后更是忆起前几日把苗木兜在怀里亲吻额头的举动,现在怎么代入到后辈的身上都只剩奇怪的邪恶念头。猫咪痴汉的揭发原来一直被知晓,心中暗暗较劲的日向创抬起了头与狛枝凪斗对视。

“…和预备学科说话不是很没劲的嘛…。”

莫须有的撒娇,却在此时显得像幼稚园孩子一样可爱。狛枝凪斗干咳几声掩饰忍不住潮红的面颊,把视线转移在苗木猫身上。结果发现了心情败坏的一幕——日向君居然在直直盯着猫咪,在脑内加工几下简直就是一对两情相悦的情人。

苗木诚感到炙热视线的时候正在舔着爪子梳毛,稍有不好意思的猫咪形态让他微微侧头和日向前辈喵呜喵呜的互动。本来是猫派的日向创,这小子更加是全身气血冲上大脑不知道怎么是好,只剩忍不住微张的嘴巴[咦咦咦?啊啊…!!!]的发出街边追星少年类似于痴态的叫声。

心情跌到冰点的狛枝面色转瞬变坏,日向创还没反应过来自己逐渐向猫咪靠近的时候,忽的就被面前的身躯阻挡前进。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变得强硬的狛枝凪斗,眼色晦暗的盯着对方的面庞。


“预备学科不是一直想养个宠物吗?我和苗木君、大型犬和小型猫咪——选一个吧。”

反思自己,为什么开车开到清水文都会转移到工口话题。……

[狛日]私人物品.

*四章狛枝发现日向是预备学科设定
*有车 注意 sex注意 



“你是预备学科。”

狛枝凪斗毫不留情的放下直白狠话,这个结果对刚刚到来欲要劝解的日向创无疑是一枚尖锐子弹。准准的刺入胸膛,嵌在心脏柔软的内腔。足以把对方逼去悬崖险地,让他动作一滞停止发话。

“我没有…才能?”

日向创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抓住重心。狛枝凪斗立在原地仍旧保持犀利的眼神审视着对方,审视日向创不断急促的呼吸,像流浪狗般孱弱的反抗。日向创俨然一副濒死挣扎模样,他开始迟缓的把手举高放在短发上——再然后狠狠揪住,力道之大让狛枝凪斗也忍不住为毫无价值的预备学科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这是在做什么挽留的话…”

话语刚出,日向创忙不迭的用疯狂的质问打断他的回应,一副与刚才友善正直模样完全不同的模样。声音嘶哑着扩充蔓延。

“我没有才能…吗?我没有才能…、意思是我是预备学科吗?狛枝…我是预备学科吗?我没有才能啊?”

日向创抓狂也是毋庸置疑的,换在他的角度来思考。一向引领各位前进的人士如今突然被告知这个卑微渺小的身份,并向之昭告天下般一个接一个向以往同伴揭露——那么之前自己在裁判场中的英勇公正行为,一下子变得可笑又不识抬举。这样子搏击他可悲的自尊心。

问题答案是狛枝凪斗似是而非的嘲讽性笑容,日向创开始发颤。浑身抖动不停之后像是猛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整个身躯都直直软下跪倒在狛枝凪斗的脚边。在距离狛枝凪斗鞋尖的几公分处,日向创的身影单薄又无力。

“啊啊啊啊…”

日向创突兀的开始了小孩子般的抽泣,在狛枝凪斗面前没有任何掩盖的让悲伤情绪倾泻。如洪水猛兽般肆意流出,剧烈又繁杂的把痛楚无言述说。他无神喃喃自语般,伸手要是触碰空气中他所得不到的闪光分子。

“我没有才能…我是…预备学科……。”

他的眸子开始步入黑暗,进一步的把明亮帘幕关合上,转化为一种极端的黯淡。狛枝凪斗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势,一动也不动般把双脚钉在原地俯视着日向创,直至日向创变成了一滩死寂的湖,变成了一片毫无生机的枯叶林,变成了一张灰白薄弱的墙纸片,狛枝凪斗仍自始至终保持着可怕骇人的缄默。

温热液体从对方的眼中剥落分离,圆滚滚的直线坠落。源源不断的涌出在他的鞋面上摔成晶花,四分五裂的把纤维布料染成深色的一片狼藉。无法感受到的温度却几近让鞋子的主人一阵灼痛,隐匿在之内的痛觉也接受到了皮开肉绽般的信号。

“呼呼…日向君…”







这里有一辆车♂♂,各位请走评论拿链接。





“呜…、呜呜……”

日向君的小声哭啼仍保持着节奏传入耳内。让狛枝凪斗血管里流动着的躁动血液也因此叫嚣,大脑中的神经皮层分子也在发狂,把他整个人支配操纵。他把浑身发软的可怜人紧拥入怀。

他以一种病态的温柔、疯狂的虔诚、虚伪的体贴来与日向创视线相碰。狛枝凪斗的口吻绵长而低沉,蛊惑着那位傻兮兮哭鼻子的孩子乖乖就范。他开口说:

“没关系唷,日向君。正因为你没有才能,所以才更值得被我雕琢,才更值得被我筑基,更值得被我设计——当上天看见我亲自创造的希望载体,我便是那十足的幸运儿!”

他狭长的眼眸眯了眯,望向日向创背后更远的地方。抑或是未来。

“没关系唷,日向君。正是因为你没有才能,所以我才会更憧憬你的变化。正因为如此,这样子的日向创在此之前,都只是我狛枝凪斗的囊中之物…是不会吸引大家注意的预备学科,是独属于我的…私人物品。”

我活着!!我真的有在努力end已经两个星期了的狛日苗——犬正常人猫修罗场的百fo贺文呜呜(靠)因为中途手机坏了很抱歉!!!所以各位!抱歉!!!!!——

「狛日」?标题是文明 文明 文明和文明

◎bitch创注意
◎文明上路 文明 文明和文明
◎好 不说了 评论走链接上车

淦。

-孜然羊排

肉在高温的热煎中变褐,连着香气一齐承载在空气里爆发出来。烧烤的独特韵味让羊排得到香油的最大挥发,在不断上升的茫茫白气中和“滋滋滋”的声音把肉烧灼,直到它的背面是焦黄色。

牙齿轻轻的咬住滚烫的肉食,因为孜然粉末薄薄盖在表层所以在送进嘴里的时候,舌面就第一时间舔舐到了一阵辛香味。连着咸肉和白软脆骨一起嚼动,用分泌的唾液去稀释孜然粉带来的微辣香味。

「狛日」囚禁车

◎七夕贺文回报社会
◎顺便祝自己生日快乐…七夕生日我也很他妈…
◎囚禁有 R18有
◎主cp狛日 日向被囚禁有
◎无脑剧情直接开车有 
◎张大嘴吃肉 经不起推敲!!!

“……嘶哈…嘶哈…日向君…”

日向创只是在酸痛感中昏昏沉沉的醒来,就发现自己浑身赤裸的被一个男人紧紧搂着,还听见了这样子的奇怪喘息声。

“!!!”他下意识的想伸手捂住下体往后缩几下身躯,却发现手腕上一阵冰凉的金属质感——他被囚禁了。日向创低头看看自己难以分开的双手,上面套着一副沉重的枷锁。一双手正覆在他的胸前开始了不温不火的磨蹭,羞得他自己连忙抬头看清那人。

下文评论走链接。

-爆炒肥肠

因为酱油和佐料在高温的翻炒下,咸香味在空中不断飘散。看见碟子里装的是色泽红亮的肥肠,还有蒸蒸白气往上冒着扑在脸上。

夹出一小段带着油光的猪肠,鼻尖已经嗅到了那股肉质的熟食香味。放进口腔里又有点滚烫,用舌头小心翼翼顶了几下散掉热度后才开始卖力用牙齿咀嚼。

脆皮外表立刻被尖锐的牙齿破开,小肠在口里被自己不断咬食着,既爽脆又弹牙。柱候酱的咸味刺激味蕾分泌更多唾液,而嚼动好似上瘾一般仍在不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