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个ID

?我写的好烂……热度好低……抽抽噎噎离开了………………

那我能不能也窒息。

被浸泡在浓度极高的二氧化碳气体中,失去呼吸会怎样?不用再去理却不断频繁在跃动、撞击胸腔的赤红鲜活器官,这样子的发展足够完美吗?

被切断所有感知动脉,慢慢的涌入进了鼻腔内抽走新生氧气。绝对幸运的保证换之巨大不幸的降临,睁开眼也变得困难,而此刻狛枝凪斗却是笑着的。笑着仰头远望那片蓝色折射出的日光,任何污染也没有的光线、呈出好看的弧度,直接拐入到了他的心中。肮脏丑陋的枯黑躯干,现在正在裹着吸取生命作为养料的有害气体,侵入到大脑神经中,让思绪被整齐划开撇走。



如同要接触最深处的海内宝藏,就算是变成白骨骷髅也足以兴奋的代价。最后的力气剩存化为指尖的一触,满覆灰尘的水底宝物被他打捞而起。



进入到注满黏稠悲哀泪水的日向创心脏中探索希望的存在,以狛枝凪斗的窒息作为结局。

鱼哭了水知道,我哭了谁知道?(笑中带泪,喃喃)

[狛日]总而言之是猫创车车!

*猫创发○期 狛枝饲主特殊方法解决的过程。
*情○用品有  女装受有 狛稍微有点强势注意
*因为是发○期所以创会显得有点神志不清注意
*开学前最后一次产粮 也卡在自己828生日前发一次狛日车!上一年我的生日也写车,这一年也来(虚弱)
*没有意见的话请通过评论链接看~




被撩开的裙子下摆,顺滑黑丝袜间的更深处是已经被折磨到不成样子的红肿后○。粉色拉珠粒粒呈现饱满光泽,狛枝凪斗正将第三颗推入其内。日向创不安分的尾巴充分体现了主人紧张的心情,正不断的一扫一扫着击打床单表面,散出零碎的、带有哭腔的呻吟声。

正在写狛日车,两辆。努力一点,最近感觉自己写东西都很烂。

垃圾桶分类目录

盼天盼地盼盼曲奇饼,我终于摸到电脑整合了诶!好,话不多说,我们切入主题!这是目前我写过的文,都发布在这个lof号上了!



cp  tag打了很抱歉,我主要写过的都是弹丸的 譬如:狛日/神日/苗日/王最

其中多了一篇叉男的EC...还有一点点的深夜食堂!



甜/短篇/清水无车(或一点点):


[狛日]进退两难的醋味冷战时间!

【关键词标签:冷战,吃醋,双向暗恋,架空学校时期】


[狛日/苗日]究竟是养狗好还是养猫好?

【关键词标签:犬化狛,猫化苗,未来机关时期】


[狛日]关于我家的吸血鬼。

【关键词标签:吸血鬼创,工作人狛,饲养关系,篇末肉渣注意】


[狛日]我的甜甜圈啊!

【关键词标签:底特律pa,日向副队长KM800仿生人,发烧】


[EC]我和我的守护神初次见面了


【关键词标签:守护神E和大学教授C,守护者的故事诶!】

BE结尾/短篇


[神日/狛日]“出流晚安。”

【关键词标签:神日BE线】


[狛日]爱的虚拟故事

【关键词标签:双箭头但有缘无份,未来机关时期】


[王最]“心早褪去,独自老去。”


【关键词标签:作家最,小说虚拟人物王马】

连载(已完结)


[狛日] ■  ■ 君?抱歉,我听不见。001


[狛日] ■  ■ 君?抱歉,我听不见。002


[狛日] ■  ■ 君?抱歉,我听不见。003


[狛日] ■  ■ 君?抱歉,我听不见。完结


【关键词标签:狛失聪设,架空同居设,HE结尾,双箭头】




连载(未完结,甚至可能坑掉(。。。)


[神日/狛日]划分界限的单向宣召主导权 001


[神日/狛日]划分界限的单向宣召主导权 002


[神日/狛日]划分界限的单向宣召主导权 003


[神日/狛日]划分界限的单向宣召主导权 004


[神日/狛日]划分界限的单向宣召主导权 005


【关键词标签:神日双子设,就是争风吃醋的sb故事(nm)】




[狛日]吉屋出租 01


[狛日]吉屋出租 02


[狛日]吉屋出租 03


[狛日]吉屋出租 04


【关键词标签:架空大学设,初恋脸红心跳二人羞涩校园时光,双箭头,甜且傻!】



车,全都是:


[狛日]正装/第一次


【关键词标签:如题】


[狛日]囚禁车


【关键词标签:如题】


[狛日]标题是文明,文明和文明


【关键词标签:如...啊不是,bitch创】



[狛日]私人物品


【关键词标签:四章后设定,狛有点病注意,日向精神崩溃注意。总结是扭曲的zuo爱】



[狛日]“神父大人,原来您是...”


【关键词标签:伪神父真魔王狛,信徒创,强迫有。】


[狛日]艰难完成的偶像工作


【关键词标签:爱豆狛日,更衣室】






接下来是一小部分的深夜食堂随笔。


【披萨】


【酱牛肉】


【辣炒年糕】


【爆炒肥肠】


【孜然羊排】





好了,这就是我目前的lof!

[狛日]爱的虚拟故事

*未来机关时期 狛日
*⭐⭐⭐梗题为「痕迹」⭐⭐⭐ @狛日专属粮仓
*看似老夫老妻生活 实话实说完全不是呢。
所以是虐 写在这里吧!💦



交往的第十天,日向创待在狛枝凪斗的家里盯着那位主人慢步的从饭厅走入前方的厨房中。


水从对方的掌心内流过,柔和的划过那些不规则遍布的纹路。狛枝凪斗站在洗手池边甩了甩双手,日向创可以在客厅中清晰看见那些水珠被狛枝无情的弹射出,然后狠狠地撞在墙壁上,碎成了无数瓣晶花。




径直朝着这边返回走来的人,是日向创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想要一起生活的对象。



“日向君,”




被点到名了,日向创稍微调转一下位置,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僵直的不像话,才想起要舒缓心情,假装拿起橙汁正在饮用。他不敢对上狛枝凪斗的眼睛,即使他们已经交往了一个礼拜。



“来编个故事吧。”




编故事…?




没有反应过来的日向君,眨了眨眼睛重新仰头喝下酸甜果汁。更不知道要怎么回复恋人的这句话,担心着说错了什么得罪了对方,敏感可怜的日向创只好用沉默作为应付方法。





“哈?”没有得到任何话语回答,狛枝凪斗这边稍微有点恼怒了。发出了这么一个不快的音节,盯向正对面正在大口大口吸橙汁的日向创。




“——起码要编一个像样的相恋的故事吧?”

杯子下一瞬被放在桌面上,因为是玻璃质地的原因被磕碰出清脆声响。日向创压了压开头第一个字的音量,与恋人直直撞上视线。




“什么意思啊…狛枝,抱歉,我不太能理解。”



像是不屑于回答这种幼稚的提问,窗外灌来的热风混杂着蝉鸣掠过日向创的侧面肌肤。狛枝凪斗皱着眉头凝视了自己许久,日向创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身躯更僵的整个人固在椅上。




“…因为我完全感觉不到,日向君对我爱的「痕迹」。”


……


无法抑制住的情感喷薄而出,酸楚也在那瞬逼近了鼻腔。在浓郁的气息中,日向创连低头逃避的动作也无法做到。整个人定在原地持续保持与对方的对视,与交往中恋人的对视。眼眶转变为异样泛红的状况,水雾也接连覆了上来。一切都是不可预料猜测的突发原因,狛枝凪斗望见这般景象后也哑了哑声。互不相屈服的「自尊心」仍在膨胀,如同曾经在程序中发掘对方秘密后下一刻绝对强硬抵抗预备学科的角色——狛枝凪斗再次重复强调了一次,用极为冷静的语气。




“我想要从日向君的视角听听与我相恋的故事,…所以、快编一个我们相恋的故事吧,预备学科?”




要用“编”来形容自己与对方的爱恋,沦落到这种地步的日向创,几乎是卑微无比的地位。带着不可抗拒的意味,狛枝凪斗的眼里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




“…狛枝醒来后的那一刻,我紧紧的拥住了你。然后,对你说了…「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的告白。紧接着,你很快同意了。”




平淡的不能再过的语气,日向创的口腔里还残存着果汁的清甜气味。开场白被他慢慢叙述出来,完全出乎狛枝所料的顺从了他的意愿。自嘲的弧度在唇上提起表现,恋人在旁边摆出一副的确很认真的聆听姿态,等候日向创把相恋故事全都捏造出来。




完全没有错误。




表白的确是从日向创那方先主动发出的,思考了结果后也表率出同意的回答。被肯定的明明是这段爱恋,进行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礼拜。



“然后,作为「恋人」待在了一起。第一次的约会…是狛枝提出的,选择的地点离这里很远。所以,要步行是肯定不行的。”



为什么呢,但是为什么呢?奇怪的话,今天从无比爱慕着的对方口中说出。原本看起来坚不可摧的感情从现在再审视一番,却变得脆弱无比。拒绝的想法也无力托出,像是在说着睡前童话故事的日向君,用着温柔的笑容继续描述。




“约会那天的天气是在刚下过雨的夏日。我和狛枝在公交车站旁边,正要搭上车辆的最后一趟行程,然后在第五站下车。”




从这里开始已经作假了——狛枝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约会的地点只不过是一家平淡无奇的寿司店而已。期间日向创除了在进食中和他有聊过一些日常对话,连回忆都是枯燥无比的内容。夏天的阳光在傍晚的时候尤其强烈,透过玻璃狠狠的打在了狛枝的侧脸上,不一会就开始滚烫的肌肤都在表达不快。




“因为是傍晚的原因,所以天的边缘已经开始慢慢的变成浅紫色,我心知肚明,再过两小时它就要变成一张只有黑色的巨网。而被巨网罩着的我和狛枝,在公交车缓缓驶向目的地的时候,在相邻的座位上偷偷的牵起了手。我假装在望窗外的风景,故意不去看狛枝的表情。”




同时在此刻也故意不望对方表情的日向创,侧了侧头转移视线。直接朝向不远处的窗户看着外面的树木,以及因风吹过而摇晃的树影。




“到了地点,我们跟着一部分人下车。这里很空旷,再走几里路就可以看到海。这个时候我已经注意到周围的光线逐渐暗了下来,狛枝问我肚子有没有比较饿,我点了点头。随后,他领我去了一家拉面馆。这个时候才发现狛枝是一个很挑食的家伙,而随后问看起来不经常出门的他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他的回答竟然是「用幸运换来的答案噢」…不得不承认,白色汤汁做的非常有味道,到现在那种温热的感觉,还好像依旧留在我的口腔里。”




顿了顿像是在配合自己发言品尝的日向创,卖力的嘬了嘬自己的嘴。滑稽的像是要逗笑小朋友的幼儿园老师,但他感受到的只有橙汁的酸味罢了,至于编造出来的拉面汤底,根本不知是何味所成。




“吃饱了,狛枝带我去看了夜晚的海。贾巴沃克岛上也有过这样子的风景,所以这不是我和狛枝第一次这么做了。我和他都一言不发的盯着海的表面,看着浪花波动而起然后降成平线。最后,是狛枝主动开的口。”





在苏醒过后几乎没有和日向创一同出过门,连待在同一个空间的机会也少的可怜。坐在正对面的狛枝撑着脸继续把对方编造的虚假故事听下去,画面跟随对方的字句话语一并浮现,感觉如此真切,就像是真的在一同体会了海风的亲吻。





“狛枝问了一个问题,他说「日向君,为什么要对我说那样子的话?」老实说,刚开始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余光瞥见狛枝一副思绪万千的样子后,深邃的双眸也在随后因为自己的转身被清晰发现了。不用深想,已经明白了对方问的是自己表白的理由。从远方被带过来的清风拍在脸上,不远处还有人的说话声。”




在暗示着今天自己说过的话吗?迟疑片刻,犹豫着要不要打断对方的发话。日向创不留情面,下一瞬就把组织完毕的语句一起发送。




“从程序中就一直在意着狛枝你了。想要更多的了解你,不管你是怎么样的性格,我迫切的想要接触你更多。过往的记忆也好,现在的价值观看法也好,学籍裁判过后、搜查之中,甚至是待在岛上的每一分每一秒也好,都想要和狛枝说话。主动的交谈更多,主动的去靠近狛枝。…这种在意,从刚开始被发现了异样不同的转化后,便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沉睡中的你那段时间无法看见我的面部表情,连管制这种能力也失去的预备学科,我已经将眼泪流了数次。——如果能够睁开眼,狛枝能够醒来的话,一定要亲口交递出那份感情、想要和狛枝一直在一起的想法。”



始料未及的展开,无比认真的神情此刻也挂在日向创的脸上。怔了神做不出任何反应,完全代入这个故事的主人公狛枝凪斗也被突如其来的一连串话语弄的手握玻璃杯睁大双眼,日向创在此时将视线重新回归到他的身上,两个人就此再度对视。






“…然后,狛枝凪斗和日向创,在夜色完全覆盖完毕的天空下,同时的接近了对方。彼此交换了自己的心跳声…愈来愈近的,不仅仅能感受到对方噗通噗通在跳跃着的心跳声,还有不远处开始热闹起来的小店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不知名鸟类发出的怪异鸣叫,明明在耳边都能感受到…但是世界却安静了,就好像只剩下我和你。”


“跨过最后的距离,我们接吻了。”




眼神里蕴藏着同样柔和的光芒,跟着语气一模一样带来的温馨感觉。狛枝凪斗能看见对方唇角上扬的细微变化,同样的,也能感到自己嘴角也轻轻提上,转成一副浅笑安然的模样。两个人到现在就像真正的爱着对方那样,面对面的坐在客厅里相互对彼此微笑。





「爱」的痕迹留在故事里,
即使后半部分从未发生过。

[狛日]我的甜甜圈啊!

*底特律pa 底特律pa注意!
*设定是 日向副队长 兢兢业业工作甜食过度爱好者 与 KM800警用型 一副臭冷冰冰态度的仿生人狛枝
⭐「发烧」是梗题 痛苦写出的(超级)短文 温馨轻松日常请放心食用! @狛日专属粮仓










KM800是当代社会最高科技的一款技术产品,能力无疑是最出色的。翘起来的白色软发,一副少年姿态模样,外形也与真人相像的无话可说。此时正以一副出神发呆张望远处的神情,站在办公厅入口处等待与自己合作不久的搭档日向副队长。






额侧的LED灯始终保持静谧的蓝色,脑内程序仍在营作。通过分析昔日与日向副队长相处过程的方式,KM800尽可能的去寻找对方今日迟到了三十分钟的原因,警察局里的人对他依旧持有蔑视或不满的眼神,如同先前的测定模拟场景推演一样,只不过肩侧应该站着一位穿着夹克外套的男子。







缺少了搭档的陪伴,显得稍微有点形单影只的仿生人。KM800尝试远程接通拨打副队长家中的通讯设施,信号波动较为稳定,成功连接上智能手机的那瞬间后日向家的卧室中便爆发出一串闹铃声。原本设定的爵士乐不甘心主人就此无视他,特地转了几个音古怪的钻入窝在被窝里的日向创耳中,精确的拨断了昏沉大脑中那根脆弱的弦。






恍惚间,被吵醒的日向创想要翻身取走床头柜上搁放的手机。转动眼眸感到大脑才有一点要醒来的迹象,身体勉勉强强的被撑着半坐起来。扯住被子边缘的棉布往上拽,手机送来抵在耳边。这一套的动作平时做的应该是无比流畅才对,但此刻身体的温度灼热的有点不像话。迷迷糊糊的副队长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衬衫,老老实实的“喂?”了一声,什么也无法深入思考的他只在干等着对面搭档的发声。









咬字吐音极为清晰,狛枝态度却带着漠然的意味简短说出提醒,随后输出数据代码转换到传达给日向听的信号。







“您迟到了三十二分钟,副队长。按照时间规定,我们需在中午十二点前完成现场的调查任务,还有九分钟就要十点了。”







…谈工作!?我才刚醒啊!






无声发出控诉的日向创这下完全清醒了,一个激灵将手缓缓低下看了看手机屏幕此刻亮起显示的数字。仿佛被噎住般,只好支支吾吾的重新开口回答,搪塞着对面那头还在警视厅苦苦等待自己的搭档人物。







“…知道了,咳…我去准备一下,…要去洗漱。”







毫不留情的戳破表面话,根本猜不透人类思想的冰冷机械狛枝凪斗下一秒当即打破了日向的美好幻想。“按照推算程序最终得出的结果,如果从您家到达案发现场需要二十五分钟,我想待会的工作难度将会大大增加。”







…还真是严格啊。额头青筋凸起,眯着眼睛努力让朦胧视界变得清晰起来的日向创尝试失败。从刚起床开始第5次把头摇了摇想要摆脱沉重感,吸了吸鼻子喉间却是涌来了一阵瘙痒感,一阵咳嗽作为骇人回答。





“咳唔…咳咳咳咳、咳咳……”





夸张的声音把身处警视厅的KM800压力值无端上涨,一秒内突变成明黄色彩的环形灯下一刻又重新恢复淡然湛蓝。理智分析现况敲定结论,输送过去作为提示告诫给了还在一片混沌中垂头无法接通自身大脑频率的日向副队。






“副队长,您生病了。”






这么说来,日向创才感到从刚才开始自己的声音就有一种微不可摸的异样感觉。虽然觉察到了,但是也说不上来,全然顾着要怎么在数秒内迅速打卡上班的警官失去平时游刃有余的姿态。现在已经因为咳嗽带动催化成完全沙哑的音线,遂反应过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只好苦笑着回答,抓着手机也有点轻盈快要飘起来的错觉。







“…啊,是发烧了呢,狛枝。”






侧旁那枚灯光闪烁进入黄色状态,KM800按照分析过后得出的结果概率的确是生病居上。两秒钟的停顿,日向副队长接受到搭档的回应。






“我将会和领导请示,相信他们会体贴您的难处的,副队长。现在,我将前往您的家中。此内建议您最好躺在床上。推测您有80%的概率行动不便,所以在请您我搭乘车辆前往您家时的十分钟中采取物理降温法。具体做法是从房间抵达厨房去斟温水将会花费您大概五分钟的时间,请您保证能够完成。”





颇有喋喋不休的形象,一连串接连发出进入到浑浑噩噩的日向创本来就不大清晰的大脑中。喉咙里因为疾病的原因像被狠狠哽住了般,发声困难的状况让日向副队选择妥协。虽然不满现在被仿生人指控去完成任务的情形,头却在这边重重点下,意为答应。





KM800从开口说出第四个字的时候便开始挪动脚步退出警视厅大门位,一寸一寸向前推移空间。始终等不到那头的回复,预演这种情态下的对方有几率可能陷入短暂的昏迷。再度从蓝转黄的指示灯闪烁不断,狛枝试探性的开口询问。“副队长?”






“…啊,啊…知道了。”刚意识到现在还处于通讯电话的空间,只能语音切入频道不能导出自身在这个地方的画像。所以总结下来,狛枝根本不会看见自己点头妥协的动作。日向副队赶紧掀开被子让微凉的空气灌入进来,勉勉强强得到了一点理智的恢复,略显尴尬的慌忙开口,同时伸出脚踩上拖鞋表面前往厨房。








同样回复的狛枝将“明白了。”作为最后一句话搁留,在公交车最后的座位输入请教通知。敲落下每一个字符怎么看都很有条理性,总而言之说到底都是仿生人一贯的作风,搜索引擎后得出的资料数据加上系统程序组件的分析结果,后得出今日日向副队需要休息的论点,连带着那副冷冰冰的要求一起发送申请了过去。











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日向副队因为发烧的原因整个人也随着沙发的柔软材质一般凹陷了下去半个身子。端着玻璃瓶一小口一小口嘬着温水,眼神溃散的盯着面前尚未开启的电视机发呆。刚推开被日向副队提前开启虚掩着的门进入,KM800看见搭档这幅精神状态只好迅速调转身体机器组件进入现场分析状态,采取引擎工作后最有用的方案针对对方进行强迫性的退烧。






KM800-51,隶属警用型号。任务第一,搭档第二的仿生人。







把人从沙发上转移,同时不着痕迹的推开了茶桌上日向副队待会要进食的糖霜甜甜圈。狛枝的力气比欺骗性的外貌设定要超乎所想的很,完全没想到直接被搭档一把从沙发上捞起,日向副队急急稳住重心,抬首瞪向连问安都没有的仿生人。此刻对方的侧脸那枚灯光竟是平淡的蓝色,早就清楚颜色表达的数据信息,日向副队长窝了一肚子的火,只能看着那盒甜甜圈离自己愈来愈远。







“咳哈、狛枝,喂喂…!!”








重新回到深蓝床单上平躺着的日向创,被人掖好被角,严严实实的盖着。始作俑者立在床边抬手用覆满仿真肌肤组织的掌心探测搭档的温度,过高的体温现在无不昭告对方已是高烧的情况。同时之间得到对方的信号,KM800操练着一副冷淡的语气回复。







“您没有依照我所描述的方法,在喝完温水后躺于床上。按照数据分析,这种情况退烧的可能性比干坐在沙发上要大许多。”









还在一心想着甜甜圈的日向副队故意撇过头去,因为还在烧着的原因反而思想变得简单起来。不作退步,完全不想要为自己的错举道歉,日向创哼哼着回复。







“我想吃早餐,我很饿。”








清晰了解对方的情绪变化所因是自己刚刚的举止,盯着对方后脑勺乖顺站在原地给予回复。“发烧的时候不宜摄入过多甜食,副队长。况且您昨天已经吃了不下五个了,超过饮食健康标准。作为您的搭档,我有权监督您的饮食。”








火大,还是很火大。现在就像小孩子一样的日向副队,完全不顾成年人形象。糖霜甜甜圈的美味仿生人不会明白…对,就是这样,所以狛枝所以才一直不讲情面阻止自己去品尝,太过分了!







日向副队的脑内最后得出了如上结论,又一声不屑鼻音发出,复读了上次说过的话。







“我想吃早餐,我很饿。”









……






更新到最新程序的重新运作,社交软件模块提出更好的办法。狛枝转身拧开门把前往客厅,片刻带着甜甜圈和那杯温水返回。尽量放软了语气,拉近了点距离,在日向副队的后背尝试谈判。





“我能理解,副队长。温水您还没喝完,关于这方面的组件得出的最好建议是在摄入水分后再享用食物,将会对您的消化系统有很大帮助。”







…诶。真的妥协了?日向副队翻个身把头探过来,搭档的确站在他旁边举着覆满白色糖霜的甜甜圈与一杯刚刚饮到一半的温水平静的与他对视。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开始对自己刚刚蛮横的态度感到羞耻的日向创缓缓起身,无条件接受了对方的请求,重新接过那杯继而仰头喝进入腹。







“…好苦啊,狛枝。你该不会……”事态开始变得奇怪起来,不好再摆出强硬形象的日向创将尾音隐去,皱着眉抿了抿唇,对上仿生人灰绿色的双眼不敢作出下步发言。







转身就无情的将甜甜圈扔入垃圾桶内,狛枝在下一瞬把整个人呆住的日向创手中拿的水杯放回床头柜面。扶着他的后背再次送进温暖被窝里,用淡的不能再淡的态度回复。






“我在其中加入了退烧药,副队长。”






“我的甜甜圈…!!!”反应过来的日向副队爆发出可怜的悲鸣,未曾进食过一口的美味甜食眨眼就被划分成垃圾。感到被欺骗了的日向创音量也扩大了不少,片刻得到仿生人的回复。







“我分析了成分,是您昨日购买的。因为已经过夜的原因,所以我不建议您继续食入作为早餐。在之后我会给您准备更加健康的菜肴,现在请您先小憩一段。”









KM800-51,隶属警用型号。搭档第一,甜甜圈第二的仿生人。

那啥!有置顶功能诶!我也来凑个热闹。

语c出身的文手,不管是语言流对戏自戏都很欢迎。lof上不想play这方面的,有意者腾讯mp见都行 …呃呃mp弧长真的不经常看,体谅噢~!

狛日/EC/鲨美/警探组友亲情向 我都很吃!

墙头很多,啊真的好多!几乎什么剧组都待,什么都看,很杂很杂很杂,日韩欧美国漫我都有。所以说不定可以在玩好了之后为你深入(。)不!请来找我玩吧,请求到这里over—

自我介绍?!哈哈,我觉得我自己让大家来了解会更好一点啦!做事很爽快。…除了写文,我好拖延症。呜呜呜谢谢大家能继续等着我更新、居在这里和大家鞠躬了!车能写,刀能写,甜能写,都能都能都能前提是要下定决心打开印象笔记坚持写下去!!!

就是这样…、没有要补充的。
嗯…晚点做文章集合整理吗?处女座好期待啊。…

不要啊!我的文章不值得!!!!(速窜走)

[狛日]艰难完成的偶像工作!哔哔哔 car car

☞是狛日食堂暗锅活动 注意↓
*题目:
校园高达两个人为了废弃的校园决定出道成为偶像
*偶像狛日pa 拍摄学生装海报 car🚗
内含:○出 口○ 语言挑逗
     OK! Go ↓





在哪里、都能…发情。日向创不止一次拥有这个想法了,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脖子上从刚刚开始拍摄就间接的时不时蹭过来。看似无意擦过对方的脖颈肌肤,狛枝凪斗的小计谋得逞了数次,吃了不少甜头。







明明是学生时代的年纪,但是日向创和狛枝凪斗两个人却从未享受过任何电视剧里主演的校园生活福利。私立学校一方面的无能经济导致校方单方面宣告破产,自此之后二人就彻底从废弃校园里抽脱。倒霉的经历同时出现在二人这一批的学生身上,日向创先撇开不谈,狛枝凪斗这样子的出色外相鬼使神差的在某日得到星探的青睐,幸运等级爆点的展开令狛枝凪斗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日向君,”前高中生男子狛枝凪斗——拉他入伍组成二人小Team的家伙,正是用着和现在一模一样的笑颜勾弄着他自己的心弦。“一起成为偶像吧?”





评论走 链接——啦!